当前位置:说说网 > 诗歌 > 爱情诗歌 >

最新爱情故事,中秋经典短信-风景旧相识,凉风吹故人
栏目分类:爱情诗歌   发布日期:2019-05-10   浏览次数:

(序) 纵有笙歌翠合,灯火阑珊倩魂,折柳相思沧海,添上几尺波烟。弄花满砌歌榭,换得东家种树,酒杯春虽醉好,莫教风尘书生。 南城有一老翁,不知其名,只知号称酒翁。时过境迁,其双鬓斑白,却不减其风韵。闻其韶华时,曾称之为风流才子,然老翁却道,皆

  (序)
  
  纵有笙歌翠合,灯火阑珊倩魂,折柳相思沧海,添上几尺波烟。弄花满砌歌榭,换得东家种树,酒杯春虽醉好,莫教风尘书生。
  南城有一老翁,不知其名,只知号称酒翁。时过境迁,其双鬓斑白,却不减其风韵。闻其韶华时,曾称之为风流才子,然老翁却道,皆是过往云烟,不足以取为乐。且两袖清风,为官清廉,民之爱戴。唯有一事不解,其孤身只影,终不见娶。
  问其缘故,老翁忆曾旧识,东望都门之信马归,不曾盛酒言欢,奈何空叹息,从此无人闻。
  只待宾客疏散,归去。言后庭落遗曲,饮酒对春草。恁时便纸泄轻狂,留之案牍。
  清风徐来,云开舒卷。留其诗一首,文一卷。或乘舟归去, 分手一周年,,或驾鹤西去,或甚有神游太虚之说,闲者众说纷纭,至于其变如何,世人莫知矣。
  诗云:
  桐城细雨落春风,烟柳画桥轻燕鸿。
  剪翠妆红垂眼约,南山捷径定苍穹。
  恁时花信添疏瘦,碧玉年华暗折衷。
  一介书生愁断雁,芳尘白羽换吟翁。
  
  (壹)
  
  日暮桐城两三点雨,一介书生,青衫孤身负笈于此。恍惚中便驻足于短亭之间,望断一帘红雨,看尽天涯倦客匆匆归去,亦是烟雨蒙蒙,好似江南之景。
  正喟叹此景之盛,时眉稍轻皱,便有一抹残影,舞残阳之余晖,伴随一袭红妆,脚踏浅步,轻弄纸伞,向其亭漫步而来。
  此女似正处碧玉年华,年若相仿。待雨具收毕,轻坐于一旁,青扇慢摇,携带一阵幽香,扑面而来。沉醉似风吹,卷满地残红,觉察些许疑惑,便转首视观其书生,恰斜目相对。前者娇红扇遮,后者则拱手作揖,却相顾无言。
  端其貌,良久,有闭月羞花,沉鱼落雁之美。云鬓斜簪,笑涡红透,素手芊芊,一步一清心。身着白花裙,一颦一笑千金重。其腰轻莫自斜,好似不食人间烟火。无需言语,自有暗香盈袖,浮萍岸,凉吹歇。
  然有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奈何萍水相逢。依旧执伞细开,仿佛遗落在人世。回眸一笑倾城,牵绕着指间之情愫,挥之不去。两待花柳韶华年,此间风月长相知。
  诗云:
  桐城疏雨点浮萍,翠竹溪桥落短亭。
  相识红妆正繁阴,奈何花柳遍凋零。
  
  (贰)
  
  佳梦终究颤醒,若风景旧曾谙,风花雪月一场空。唯黄娟遗漏清香,书写此间风物,只恐卿未识君,锁窗春,葬故人。
  寒窗苦读,终有梅花遍压枝之时。
  金榜题名时,同行皆相贺,推杯换盏间,纵使御酒百壶催,却只曾浪迹东南游故地,归首桐城。兰舟催发,辞别故友,而身皆远。
  沉舟侧畔,千帆推进,独恋春光。亦如彼时,青衫北归,素年锦时,莫教风尘染成春思。
  本以书向红笺,再续前缘。竟何以风尘暗锦轩?状元媒妁之言,写于心间,以黄娟为证,奈何世事无常,原本清风醉了十里,三生之缘也皆落,空笑浮生,后世之言喟矣。
  故地重游,如初遇之时,短亭旧景,奈何触及乡愁,却不见佳人有约。四邻非旧识,却知有一县令, 呼噜噜的小窝,,尚未曾身到此,疏不知书生不是南迁客。
  既为县令,便有一权在手。寻其画师,道忆细故之颜,命其作画。然言既出之,画师即刻拍案叫绝,言道太公所寻之人谓谁。待其细细说来,太公沉默不语。撤了画师,着我旧时青衫,步向柳街,一探春风阁。
  诗云:
  状元媒妁唱痴缠,绢写红笺知绝怜。
  十里春风吹酒醒,三生缘定载经年。
  
  
  (叁)
  
  灯火阑珊,繁市熙攘。
  横穿闹市,莫说红楼归晚客。未曾正门直入,而则其偏门之,鸨娘媚眼风骚,视其饶有深意,团扇遮掩,跬步寻常。移步换景间,纵有笙歌杯酒正欢,粉黛凝春态,觥筹交错,酒伴醉悠悠,青衫却把青梅嗅。
  鸨娘漫步佳人间,言晚有花魁兴舞,宾客闻之,皆不食也。正疑之,闻后座宾客似醉,呢喃细语,便一解其惑。
  言传此女翩若惊鸿,一舞倾城。便有一袭红妆,莲步漫漫,素手清芙蓉,媚眼如丝。教人怎不心生眷恋?然难惑知其何处归来,只傍箫管秦楼,尤是寂寂。
  清香似便玉筵, 是我国传统的治家格言,,众宾皆陶醉,若清风拂面。太公不言,换盏杯酒,恍若与她年少隔。迟疑未知,满座皆静,只待杯酒于手,弃其青女,故作明窗小生,凭待花魁。
  红袖清箫送,一曲肝肠断。众人皆之叹息,实偷眼暗看花人,怎奈故作矜持!舞榭歌台,便有佳人弄清弦,伴女相称。一时登览凭望,满座诗人兴云!而舞女行于宾客间,眉眼高低,一一当剖析。环绕间,浅把涓涓酒,尽撒宾客,赢得饱还思睡!
  舞女上红楼,窥把春波酿。众人皆微醉,或移步践花台,或踏门而出,或饮酒买醉,或再一探玉颜。然皆止步,言已属邻家旧识,未曾敢惹。众欲绝之,望而止步。
  风景如画,湖水如墨映海棠。已相见, 空间美文,,纵然天涯陌路,回首南城无思,从此人间便无识。
  诗云:
  玉楼画扇掩惊鸿,欲唤尘缘落满丛。
  风景却言旧曾谙,天涯陌路两长空。
  
  (肆)
  
  世事尝悲欢,醉吟罢,独自归去。步伐奇缺,似烂醉之时,便尽旧时短亭,明月如邀,竟闻箫声呜咽,如泣如诉。一时酒醒风动,松竹落满亭前,于之纸伞。
  更近亭台,箫声去远,已是二年客。相对无言,更似知其然。唯有清风过耳畔,惊起峨眉舞涟漪。
  一身白花裙舞动,舞姿轻盈,一舞倾城便成痴。何以泪脸朦胧,离愁何诉?本是楚家玉,怎换风尘女。舞毕,独向旧时坐之旁,再相视,便无羞,皆泪眼婆娑。只留经年话沧桑,物是人非事事休。
  步之于旁,相拥于怀。依旧清香满裳,只因泪不止。话说本应是良辰好景虚设,便纵有千种风情,谁人聆听?且无风花雪月,只有离别重相逢。深邃眼眸,倒映离愁。原以为情定三生,只是虚妄一生。
  青冥薄雨,醒于庭。不见佳人,唯有轻纱映玉字,从此不相见。
  诗云:
  离亭岁晚似归时,空教行人写此词。
  红泪相思诉衷肠,青冥此去有谁知?
  
  (伍)
  
  莺歌燕舞满庭,春教几许盟言,宫苑细知夜愁,难载词人忆家。此去若是不归,便有死生相分,只道旧时寻常,一介书生风尘女。
  后世狂徒妄说,只落断桥说书人,言此后不知其所踪,或远去瑶池,或漫步星云,或落去他乡,终一生不得知。后来太公到来,治理政事,一丝不苟,带百姓安居乐业,深受爱戴,以此处上!
  至于桐城之野,不必问君平。
  诗云:
  年年春酒换芳晨,岁岁寒梅暗月匀。
  一介书生绢相思,风尘素女泪红尘。
  两行笺简尽倾城,一酹江楼满隐沦。
  此去经年必不归,空留垂柳折花人。
  
  
  寒窗十载,金榜题名。衣锦还乡,却遇风尘的你。
  执手泪眼,舞尽一生,叶落离去,只愿与你再续。

  【作者的话】四首七绝,道场夜半香花冷。两首律诗,说尽故人离别情。 文中所写的诗均符合格律,七绝平起入韵,七律平起入韵。七绝颈,尾两联对仗;七律首,颈两联对仗。

相关热词: 风景相识风吹故人

Copyright 2002-2019 说说网 版权所有     
说说 心情 日志 语录 诗歌